當家鄉的溪流準備興建電廠,你怎麼想?

START

故事背景

豐坪溪水力發電計畫怎麼了?

位於花蓮縣卓溪鄉的豐坪溪,是台灣現在少數沒有工程構造物的天然河川,也是周遭部落居民重視的文化空間與自然資產。世豐水力電廠預計在豐坪溪設置兩座14、17公尺高的水壩引水發電,雖然能帶來發電的效益,但攔水建壩卻將阻隔水域洄游生態、改變水文條件,也會影響部落的文化傳承與生活空間。

正當的開發來自於正當的程序,這是最基本的程序正義。但在2022年9月舉辦一次說明會之後,各部落在11月就被要求進行投票表決,產生了認知與資訊不足、溝通不完全的問題。而對於部落提出的風險以及權益等質疑,開發公司拿出的是將近15年前的環評數據,難以說服仍有疑慮的居民與學者專家。

點選最認同的一句話,解鎖你的角色故事!

守護家鄉的學生

如果山受傷了

實地勘察未來的施工現場,才知道事情這麼嚴重,水力工程會將貫穿山脈引水,利用高低位差來發電。每次搭火車回玉里時,經過豐坪溪橋,都能看到這片山,所以山對我來說就像家一樣給我安全感,如果哪天我回來時看見的是一座受傷的山,我會很難過,就好像我的心裡受傷了,我的家受傷了。

難以啟齒的討論

關於水力電廠開發案,家裡人支持也有人反對,也有親戚就在世豐水力電廠工作。這件事情在家中彼此難以啟齒,反而是從別人口中聽見,原來我的爸爸是支持的。而更多人是為了拿回世豐積欠20年的租金所以選擇支持,因為他們覺得如果反對,這筆錢就拿不回來了。

大家真的明白狀況了嗎?

山里跟太平部落就在水邊,每預報有豪雨就要撤村,雖然世豐說世曦、中興工程幫他們做顧問,但那些評估報告我們從來沒有看過,這些安全的把握究竟為何,大家都不知情。

而我直到親眼看見發電廠將施工的位置,才真正了解事情的嚴重性,原來電廠離部落這麼近,而且在部落裡資訊傳達很不普及,諮商同意投票時,很多人不了解事情的全貌,只是親友叫他投同意就投了,而且一戶家庭只有一票是不公平的投票規則,不同的意見被一張票稀釋了。

部落主權的捍衛者

未來的族人往哪尋根?

你們常常認為原住民尋根是往山上,但其實我們尋根是下山。一開始我們住在平地,因為外來族群抵達台灣,所以三百多年前被趕往山區生活,又因為不同政權,一下被強制遷移到山下的聚落集中管理;生活的土地也因為新的規定,不能在那裏生活。將來豐坪溪給世豐管理發電,我們的主權也會再一次的被剝奪,為什麼部落的發展與未來要被財團給限制住?我們難道不能在我們本來擁有的自然環境中,探索更寬廣的發展途徑。

狩獵文化至少空白十年!

過去我們的祖先在溪流對面的山坡耕作、養牛,小孩也都在溪水抓魚、玩耍。這一代的溪流周遭是各個部落的公共獵場,也是獵人的新手村。建立攔河堰後,溪流被圍住了動物不能喝水,獵人無法狩獵,施工時間四、五年,被驚擾了動物不知道要何時才會回來。

將來的水田如何灌溉?

部落水圳的取水口在電廠放水口下游,世豐說水會放回來,難道要用馬達抽水回來水圳嗎?況且電廠還要先蓄水一段時間才會放水發電,這樣每天都有一段時間沒水,插秧的時候很麻煩,而世豐承諾的那個放流量,只有豐坪溪平時水量的5%,這裡的河床都是礫石,下滲很快,溪水從水壩流到取水口就乾掉了。

期待發展的村民

匱乏的想像與發展的機會

我們部落這麼多年來,一直找不到好的機會發展,今天世豐給了部落這個機會,如果我們可以把握住,電廠帶來的工作機會、回饋金還有觀光發展,這些都是我看到的。過去我經營社區發展協會,在部落周遭踏查,找出部落有觀光與生態價值的所在,但我一直缺乏經費跟人力,如果世豐能夠提供這些資源,我相信部落能夠重新動起來。

水力發電不會產生太多的污染,是乾淨的再生能源,今天世豐只是在河床上興建攔河堰,雖然會影響溪流的生態,但是台灣這麼缺電,權衡之下,在豐坪溪興建電廠,是對部落、對花蓮甚至對全台灣都有幫助的。雖然我們都不懂那些評估報告,但我也相信世豐會聘請專家來把關安全的。

部落的發展與資源一直都落後於外面的城市,所以今天我才會支持世豐帶來的機會,如果我們錯過這次機會,下次何時才會有大量的資源挹注到部落?當然我也一定會要求世豐電力做到一開始的承諾,因為我們不想再被欺騙了。

溪流生態學家

豐坪溪是秀姑巒溪唯二不會斷流的支流,如果之後世豐放流的水量僅如環評所言,那麼東部又要失去一條珍貴的自然河川。

不再洄游的溪流、無法利用的魚梯

世豐在環評承諾中規劃的魚梯,其實只是利用陷阱捕捉,再把魚群以人工搬運到上游,這樣的魚梯設計完全無法維持現有洄游性魚類的生存需求,反而增加被掠食者捕捉的機會。水壩大幅改變水域環境,許多洄游性物種將失去棲地,反而提供適應性強的外來入侵種大好機會,嚴重衝擊豐坪溪流域原有的生態。

極端氣候下,十年前的環境評估需重作

豐坪溪上游在經歷過往伐木、採礦的開發之後地質不穩,崩塌、堰塞湖等地質事件頻發,水壩上游有可能更快的被土石淤滿影響發電效益,以及極端氣候下乾旱與暴雨發生機率變高,河川的水量與發電量真的能夠如同十多年前的環評報告一樣樂觀嗎?

如果世豐真的想要達成發電的效益,並且減輕環境衝擊,為什麼不好好重新調查評估豐坪溪的現況呢?這樣大家只會覺得世豐沒有認真思考、評估與面對這裡的環境。

我們的觀點

豐坪溪流域是一個許多物種交織而成的生態系,沒有任何人與物可以為這條溪流代言或決定命運,這是一條不同的價值與願景匯聚的河川,如果為了單一目的必須否定其他價值的存在,那麼被拒絕的應該是那個否定其他價值的霸權。

再生能源的發展不能再複製傳統能源對於邊陲地區生態、文化與族群的剝奪,乾淨的能源不只是追求污染減少,也包括對於地方文化、歷史與生態的關照與尊重。

如果能源開發在粗糙程序下匆促的進行,很可能食緊挵破碗,反而拖延了能源轉型的進程。部落的族人不想再聽到:「一切安全,沒有影響」,族人要聽到的是影響有多大、要看到的是有合理實驗設計與數據的報告。部落需要的不是狹帶大量資金的企業,而是自己從土地與山川長出來的文化、認同與發展。

面對每一個能源發展的個案,都是練習換位思考、具體評估、追求共好的機會。發展的願景不是來自過往劇本照抄,而是每一刻你我的選擇交織而成。

世豐水力案現在進行式,能源轉型在台灣各地持續進行中,和我們一起關注氣候變遷與環境正義。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