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新聞稿】徐董發大財 居民活受難 礦場要轉型 捍衛太魯閣Truku

您在這裡

2019 年 06 月 24 日

您在這裡

20190624-0013.jpg
礦業轉型 徐董面對-徐董發大財 居民活受罪

亞洲水泥公司(以下簡稱亞泥)在台灣的採礦事業,從黨國時期延續至今,2017年經濟部在礦業法修法前夕,火速以3.5個月讓亞泥取得20年的礦權展限,礦業權效期核准從民國62年至126年,得以64年佔用太魯閣族人的世耕地,炸山挖礦,卻始終「免環評」、「免告知」、「免同意」,造成長期對原住民族權利的侵害、自然資源掠奪與環境破壞。今天礦場下方居民和公民團體來到亞泥股東會場外,對徐旭東董事長提出呼籲,請正面回應礦下居民最在意的「停礦時程表」和「亞泥員工安置」。

亞泥花蓮新城山礦場距離太魯閣族部落不到300公尺,45年來族人長期忍受爆破的震動、粉塵及輸送帶日以繼夜的噪音,因此組成「反亞泥,還我傳統領域自救會」(以下簡稱自救會)展開抗爭。現年60多歲的自救會長田明正,19歲起就隨父親參與反亞泥抗爭,身為農夫的他,對於耕地被製成水泥出售感到痛心,並表示亞泥持續炸山已經讓山出現了裂痕,暴雨時水從裂痕中冒出,而被挖掉的山頭讓隔壁的山少了支撐,加上花蓮地震、颱風頻繁,是否某天會垮下來不得而知,讓礦下居民總是充斥著恐懼及不安,很希望亞泥可以不要再挖了,他說:「我們一直講一直講,亞泥還是一直挖一直挖,不願意停止挖山,講到現在我們都很灰心了」。

20190624-004.jpg
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黃靖庭以股東身分出席,發言要求亞泥善盡企業社會責任-人權、環境、勞工權益,回應礦下居民關場時間與員工安置。

住在礦場下方20多年的戴淑花,是自救會中負責總務工作的部落婦女,嫁到部落後才知道丈夫家族擁有的土地被亞泥劃入礦場範圍且已圍籬不得進入;對於三方會談,雖然有很多人為此付出很多心力,但她表示看著丈夫和自救會的夥伴們,日以繼夜地開會討論對策、研究如何在會談中提出問題希望亞泥能具體回應,可是到現在還是無法得到答案,過程是非常錯折的,戴淑花認為這是一場極不對等的談判,亞泥可以聘請具有公關專業的員工來出席會議並發言,但族人只能靠自己,無法請律師或專業人士來替族人發聲,而且透過議事規則的制定,讓有直播的三方會談,只能談三方有共識的內容,亞泥不願意談的而族人最在乎的「採礦時程」問題,始終沒有得到處理。

20190624-009.jpg
亞泥礦下的部落族人白誠實以股東身分出席,被亞泥員工圍住脖子阻止發言

長期關注亞泥採礦案的原住民族青年Kai limadjakan表示,今天站在這裡其實非常的沈痛,我們原住民青年為什麼一再地要來聲援亞泥地族人,因為這樣不公義的開發,在很多部落都一再地發生,這是我們原住民青年心疼長輩已出來抗爭四十幾年了。剛剛在裡面,徐旭東不願意回應族人的提問,他不斷地強調程序的正義。我想問徐旭東先生,程序的正義,你的礦場有按照過原基法嗎?有經過當地族人的諮商同意嗎?你在你的程序下,你從來不談!為什麼我們今天要這麼強力的在這邊行動,今天早上族人一大早從花蓮趕過來,你覺得我們開心?你覺得我們樂意嗎?

Kai limadjakan徐董你剛剛說要愛護原住民,說你也非常關心原住民,你關心的方式是什麼?你知不知道你正在殘殺部落的文化?你關心的方式是把一座山、原住民的傳統領域,從七百多公尺挖到兩百多公尺,這是你關心的方式嗎?對於族人來說,已經四十多年沒有回到過主居地,對於我們原住民來說,土地上面所乘載的,不是只是水泥而已,土地上面所乘載的,是我們的文化、是我們的祭場,所有我們的歌謠、我們的知識都和土地有關,現在土地已經面目全非了,你很好心的說,我來這裡給族人工作、我來這裡給你們生存,這是你所謂的愛護,你不覺得你很殘忍、你很霸道嗎?你不覺得你的程序很暴力吧?

徐董你從來就是用暴力在掩蓋你所做的惡毒的事情,你從來不面對我們的族人,你不在意我們的訴求!我們今天站在這邊,未來我們族人要面對亞泥礦權結束之後,是這樣光禿禿的山,什麼都不剩的土地,請問,你到底要回應嗎?你未來是要拍拍屁股走人,還是你要真的來討論轉型的這個議題。每天抗爭我們也很累,你什麼時候要回應?如果你真的愛護原住民,你給我們一個保障,你讓族人可以相信亞泥、可以相信徐董。

20190624-0011.jpg
原住民族青年以股東身分出席,要求亞泥停止侵害原住民族權利。

反亞泥,還我傳統領域自救會成員洛金表示,早上我們大概四五點就起床出門,坐火車北上要來告訴亞泥股東們跟徐董,在總統底下、在原轉會牽引之下,有一個政府、亞泥及族人的三方會談,但這個三方會談,越談越窄!亞泥為了拿到礦權,曾信誓旦旦地對第一代族人說:我們會提供每個家戶工作機會,但現在看起來,這是美麗的謊言,部落裡有五百多戶,正式員工寥寥無幾。甚至分化我們的部落,開放工作機會,再讓那些人代表部落,營造部落好像跟亞泥很好,讓部落族人相互攻擊,種種惡形惡狀。

洛金說明花蓮地地震很多,平常他們炸山,通常會先地鳴、再有窗戶搖動的聲音,上個花蓮來個六級地震,同樣是先地鳴、在有窗戶搖動的聲音,都已經習慣地以為亞泥又在炸山,結果是真的地震來了,我們的生活是這樣過的。三方會談,也許蔡英文總統的本意是好的,但她無法指揮底下的文武百官,經濟部礦物局,每次三方會談他都在幫亞泥解套,當我們說要居住安全的時候,他們去清水溝,清水溝跟停止開挖山是兩碼子事,這樣無良的廠商說對我們原住民好,如果真的好的話,那就停止開挖吧!趕快轉型吧!我也呼籲蔡英文政府,兌現在三方會談、原轉會承諾:這個會期通過《礦業法》修法。

20190624-015.jpg礦場轉型 徐董面對-徐董賺大錢 居民活受罪(照片:公民影音行動資料庫提供,許詩愷攝影)

地球公民基金會顧問潘正正表示,亞泥新城山礦場是指標案件,這個礦場緊鄰聚落,且正下方就是當地的幼稚園,在礦場兩側還有曾發生過土石流的潛勢溪流,礦區內也有山崩與地滑地質敏感區,其實是非常不適合採礦的區位,但因為現行礦業法,對於礦業權展限原則核准,例外才駁回的設計,讓新城山礦場得以展延三次,一次核准二十年,在沒做環評、未諮商取得部落同意、未做過完整詳實的地質安全調查等情況下,要持續開採六十年。

地球公民基金會透過對數個礦場個案的深入瞭解後,認為這部黨國時期流傳下來的《礦業法》,必須儘速修正,除了上述的礦業權展限原則核准,例外駁回的條文之外,未經地主同意,業者可以先行使用土地採礦的條文也極為離譜,這兩個條文是礦業霸權的證據,急需修正;而距離聚落需留存一公里的緩衝區、業者須在申請採礦時提出礦場關閉計畫(內容需包含減緩社會經濟衝擊的具體措施)、在敏感區位上採礦必須進行環評和確認區位適宜性......等等的條文也都是很重要的改革,呼籲民進黨政府,能在這屆立委任期內完成礦業法的修法,這才是能真正導正採礦制度不合理的方式。

今天是蔡英文總統頒發褒揚令給齊柏林導演,並承諾要「礦業改革」,修正《礦業法》的兩週年,也是亞泥一年一度的股東大會,在這別具意義的日子,住在礦場下方的居民和公民團體再次來到股東會的會場外,呼籲亞泥面對問題及實踐其「號稱」的企業社會責任。我們強調企業社會責任的面向包含人權、環境、勞動權益等,都須符合國際原則,但亞泥呈現在公眾眼前的事實,是無視原住民族權益、製造廠經常性地排放超標的廢氣,打著勞工需要工作的口號,卻從不提出勞工安置及轉業輔導的方案,且在三方會談中不願觸及讓族人最焦慮的關場時間,這樣的對話方式無法帶來共識與信任。這些事實,股東們和社會大眾必須知道,政府也有責任督促亞泥著手改善,蔡英文總統對於《礦業法》的修正和原住民族歷史正義和轉型正義的承諾,也必須盡快實現。

20190624-014.jpg
亞洲水泥新城山礦場201805亞泥空拍(蔡嘉陽攝)

出席團體: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反亞泥還我傳統領域自救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地球公民基金會

議題分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