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b 集公民之力 捍地球與眾生之命 地球公民十歲 有你真好 | 地球公民基金會

集公民之力 捍地球與眾生之命 地球公民十歲 有你真好

邱花妹/地球公民金金會董事、中山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
2018 年 01 月 15 日

您在這裡

961208 131.jpg

地球公民10歲了! 

十年前,2007年夏日的某一天,時任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主任的李根政上門找我。兩年環評委員任內,根政見識到,在決策權力結構失衡與資訊不公開的環評審查過程中,一件件重大開發案如何輾壓生態環境與弱勢農漁民的生存權,擋得下擋不下的,從他的言談間,我看到堆疊在環境運動者身上的重擔與「運動傷害」。奇妙的是,那天李根政不是跟我說他要退出江湖,而是說:「面對專業的環境破壞者,我們也要成立專業的環保組織,才能阻擋台灣的生態環境繼續向下沉淪。」

無可救藥的正能量!無可救藥地樂觀主義者!從高雄起家的地球公民協會就這樣成立了。

不靠政府補助、不向財團伸手,兩百、五百、一千,靠著樂於投資環境與未來的積極環境公民,地球公民成長,在2010年前進台北、走入花東,並在2011年與台灣環境行動網合併,轉型為基金會,專職運動者也從3位、5位一路成長至2017年底的17位專兼職。

發展獨立專業的環保運動組織,齊力抵擋開發大旗在這片土地畫下更多傷口,挑戰權勢者製造污染、破壞生態環境、危害弱勢人民的生計與健康,集眾人智慧想方設法,掙脫開發老路與傳統發展思維,一起讓這片我們賴以維生的山林水土與天空,乾淨、清澈。

期與山林水土同呼吸,與污染、開發受害者風雨同路。一路上,地球公民與鄰近工業區深受污染所苦的社區居民、土地與水源遭污染或剝奪的農漁民、傳統領域與文化為財團與政府掠奪威脅的原住民,以及眾多為環境奮鬥的友團,並肩對抗工業污染、守護花東以及保育山林水土,追求環境與社會正義。

十年間,運動有失敗有推進,有令人失望挫折的時刻,也有鼓舞人心的結果。地球公民們攜手走過無數的環境戰役,我們學到就算擋不了台電大林廠與中油林園三輕擴張,因為挺身而出能讓我們阻止灰濛濛的天空變得更髒;調查揭露台塑仁武廠污染、挑戰日月光污染,在要求監督企業負責任地生產外,也研究、倡議遊說,推動電子石化業放流水標準等環境法規加嚴標準;靠著與社區合作建立互信,學習居民的團結與堅持,我們能在2015年底迎接後勁五輕熄火關燈;面對2014高雄氣爆,日常的空污罩頂,大林蒲居民的環境吶喊,我們在悲憤控訴環境不正義的同時,要求資訊公開及參與決策,也催促城市對話。也從2011年福島核災的悲劇中,我們理解到人民可以即具反思性、充滿創意與動能地讓運動波瀾壯闊,促成台灣邁向非核家園、合力探詢能源轉型的可能性。

我們也了解到,透過深入的調查揭露,我們得以讓錯誤的造林政策、隱匿的山林盜伐、錯誤的水資源開發、工廠長在農地上等山林水土保育與國土計畫問題被正視;我們也逐漸摸索出,在挑戰一起又一起的道路與國有土地財團化的開發案上,守護花東也必須同時守護原住民傳統領域與文化,帶入更多公民參與及探詢永續花東的可能未來。

十年來,地球公民在台灣重大的環境議題上,站在社會最前沿,通過調查揭露、參與環評與環境相關的監督委員會、進行立法遊說與倡議、發動群眾連署、抗議與遊行、尋求司法救濟、扎根環境教育,為捍衛地球與人民健康、追求低碳非核與永續的家園而努力。

對一個媽媽、一個投身環境研究與教學的社會學者而言,成為地球公民的一份子,是老天給我最好的禮物。因為有這個組織,他讓過去十年的我在環境行動的道路上有所依歸、不遁入虛無的失敗主義。在面對一起又一起的環境爭議,在明知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開發衝突中,因為知道有群戰鬥專職同仁在前方拚戰引路而內心安定,因為知道有志工捐款人做後盾而不覺得孤單。

感謝十年來,為地球公民無私奉獻的所有專職、志工、捐款人與董監事。十年前,我們戰戰兢兢、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投資台灣環境的未來;十年後,我們充滿感謝地看到這支守護地球的公民隊伍有更多不同面孔、更長也更繽紛。

請與我們一起,邁向地球公民的下一個十年,為美好台灣、美好的地球動身。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