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新增建違章工廠,如何舉報?

您在這裡

吳其融/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
2018 年 07 月 13 日

您在這裡

中央政府宣示即報即拆,但農地上仍長出一間間違章工廠,地方政府執法也緩步如牛。

你舉報過違章工廠嗎?容我以慘痛的經驗,推薦幾種方式給大家參考。

基本配備:手機下載「土地使用分區」app,確認該區域的分區和編定,確認工廠是否在農地上。如果是,接下來有三種舉報方式。

一、以「自然人憑證」登入「新違章建築立即處理資訊系統」。此平台層級是營建署建築管理組,轉給縣市政府的建管單位,但易於地方政治壓力而裁罰作結後排入待拆清單,卻永遠不拆除。

二、打電話到各縣市經濟發展局要求處理。目前部分縣市有公開檢舉未登記工廠的專線,但違章工廠面積最大、最嚴重的彰化縣沒有檢舉專線,也無專責處理未登記工廠稽查業務的承辦,更誇張的是要求舉報人具名且到違章工廠的現場舉報。此外,新竹、苗栗縣、嘉義、屏東、宜蘭也沒有舉報專線。(請參考附表)這些檢舉多數也是以裁罰作結,所以建議第一與第二個方式都做,同時促使建管和經發單位都面對。

三、撥打1999便民專線、寄發縣市首長信箱。高雄市的1999便民專線,同時有違規未登記工廠查報中心,其他縣市則是轉到各單位去處理。建議可以進行第一和第二種舉報後,再撥打1999便民專線、寄發縣市首長信箱,要求解釋為何沒有處理。

四、最後一個方式是跟民間團體合作,用團體名義發公文要求政府單位回函,公文不一定能發揮功用,但能留下證據持續追蹤,不讓地方政治介入把案件搓掉。但目前台灣的民間團體大都背負許多議題,分身乏術。

我的舉報經驗

第一個案件,位於台中市烏日溪南住家旁的瀝青再製廠。大學時,工廠突然到我家附近的農地興建,從此門窗只要未關緊家中就有一層灰。常常清晨四、五點機器便開始運轉。當年我與鄰居一起用簡陋的器材錄影,寄到市長信箱舉報,卻沒有任何作用,當時沒有意識這是違章工廠,只期望環保局主持公道。

第二次舉報是參與台中市區域計畫的審議,2014年台中市改朝換代後,宣佈新增建違章工廠即報即拆,於是我開始匿名舉報正要興建的工廠,幾個月後真的開始拆除,當下我非常震撼。

我沒想過政府竟然會守法,但轉瞬又覺得荒謬,政府本該做的事我竟感到讚嘆。這次的舉報成功拆除許多間,但很多蓋好的違章工廠雖被納入排拆名單,卻沒有後續動作。

2015年底,延宕多年的國土計畫法通過了,我才發現它的重要性。

第三次的舉報,是到地球公民基金會工作後。蔡英文總統到彰化鹿港的頂番婆,開始有「田園化生產聚落」的風聲,我去現地查看,當地已如火如荼蓋起違章工廠,比對土地使用分區,全都是特定農業區的農牧用地。

和頂番婆農友聊天,他們多覺得國家不敢「得罪」人,還有農友因土壤重金屬超標強制休耕。後來陸續跟小型違章工廠主、插秧的代耕業者、打算租售給廠商的地主等不同的角色對話,過程中看到了農友、地主與廠商的矛盾,深刻理解到「田園化生產聚落」並非根本解決之道。

在一次行政院邀請民間團體討論違章工廠處理方針時,我們要求張景森政務委員立即拆除新增建違章工廠,張政委當場承諾願意一起當舉報人。幾天後,我們在行政院門口開記者會對政府喊話,隨後行政院組成了跨部會專案小組,由完全沒有執法工具的農委會,承擔起跨部會的協調角色。

舉報行動的難題

民眾往往在舉報之後,開始受到地方上各種壓力。你是不是困惑?為什麼廠商違法,但舉報人卻成為鄉鎮村里內的黑名單?這確實是很艱難的公民行動。地球公民曾舉報過多間違章工廠,也會遭遇到業者來訪關切。

我們只能說:公平正義在台灣,往往還需要許多時刻不斷努力,才能找到解決的途徑。許多民眾會打電話來希望我們「接案」,但我往往會說,我們來一起討論!

地球公民是民間團體,沒有任何公權力,只是嘗試找到解答,並且想辦法堅強起來,往往仰賴堅強於此,也才不會丟失溫柔。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