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黑暗的一頁--記2012美麗灣環評

您在這裡

2013 年 03 月 01 日

您在這裡

文/蔡中岳(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主任)

12月22日傍晚,又是如同當年通過環評該死的星期六,從場內、舞台上聲嘶力竭後,用殘存的餘力與同事斐悅確認完會後新聞稿,氣力放盡地攤坐在台東縣府前,戰後的馬路上。雖然近年重大案通過的環評幾乎都是「史上最黑暗」,但如此蠻橫誇張、無視程序的環評,絕對可在東海岸開發史中,寫下充滿紀錄的一章。

作為核心策略團體的我們,雖然在這次違法環評前喊出「一方有難,八方來援」的口號,不過從地方氛圍評估,卻詭譎多端、充滿變數;地球公民從高雄、花蓮共發了兩台遊覽車聲援,直到進入環評現場前,在都蘭部落耆老的祝禱與人民的加油聲中進入會場,才真正感覺到踏實的力量。但在台東縣政府頻頻修正規則的情況下,會場內上演的正是一場18人對無限大的爭論。

會議時間一到,主席拿起麥克風後,我方律師就提出程序問題,質疑是否有到法定開會人數,出乎意料的,台東縣政府竟然一開始就想先以身試法,在不達法定人數的狀況下就開會,被抓包後只能等還在火車上的環委抵達;此時支持方的議員開始挑釁,甚至公然以議員的身分企圖指揮警察把提出程序問題的夥伴帶出場。而在委員抵達後,我們仍以程序問題質疑縣府身為BOT的共同角色,為什麼還是可以有三名代表擔任委員,但主席不肯回答此問題,並指揮警方抓人,衝突一觸即發!率先被警察抬出去的正是我,在會場門口拉扯時,一群有報名、想開會卻臨時被縣府擋住的年輕人跳窗進來,正當一切兵荒馬亂之際,卻聽到喇叭中傳來美麗灣代表的報告聲。沒錯,他們自頭到尾都想在混亂中走完程序、閃開法令規範,占據這片沙灘然後獲取私人利益。

一片慌亂中開始的環評,過程當然荒腔走板,環評委員、支持方民眾對我方夥伴直接人身攻擊、不斷嗆聲,卻不見阻止;就在所有問題提出完畢後,主席公然指示美麗灣代表「簡單回答這些疑問就好!」,而開發單位也迅雷不及掩耳的在主席指示下簡單回應,會議瞬間進入閉門討論階段;我方才剛喊出「爭議未決,繼續審查」!一溜煙的,主席竟然帶著委員們躲到沒人可以進入的小房間秘室審查(協商!?),媒體朋友高喊「還我新聞自由」,但依舊被拒絕於千里之外。

二十分鐘後,跑掉的委員們再回到會場,如同在後續新聞中所報導的,一個早已做好印刷的紙張上面寫著”有條件通過”的大字,我們悲憤地用殘存的力量喊出「違法環評,台東之恥」,嘗試以行動對抗結局,但仍無力回天。 

無力地滑動不斷傳來簡訊聲的手機,「怎麼辦?」、「不要讓小人得志」、「好好睡一覺」等字句,我們氣憤、難過、無奈,卻也阻止不了這場吃相難看、強力護航、先蓋好才環評的鬧劇;然而台東縣府遲至二月五日才公告這場環評結論,一切的紛爭只能留待後續的再次訴訟。

2012年,地球公民為了反美麗灣,總共寫了21篇新聞、聲明稿、串連友團辦了11場記者會。在違法環評前,更連續串連召開學界、法律界、藝文界各領域的聲援記者會,召集眾多策略會議,評估外在情勢與內在戰力,規劃各式如在台北的佔領美麗華、美麗信酒店等行動,並動員近半數的同事以及廣大的志工群們參與環評會議。無論是會場內的頑強抵抗,或是會場外的聲援讚聲,都展現了強大的動能。做為整體守護東海岸行動的策略核心,無非是期待把守住每一關可以擋下不當海岸開發的契機。

老實說,這是一場已經輸了的仗,但大家仍為了捍衛最後一絲公平正義與法治奮戰不止,過去的沙灘、防風林上,早就長出不屬於Fudafudak的飯店,必須承認縱使拆了這棟醜陋違建,仍無法恢復記憶中的那片美好。不過這仍是守護東海岸重要灘頭堡,如果連違法罪證確鑿的渡假村都可以闖關,那拔山倒樹而來的開發建設,仗著其一切合法的過程,將沒有停損點的佔據海與人生存的空間。

環評通過的隔天,我們仍然密集與台東夥伴閒聊,為了昨日的療傷,也為了日後的戰鬥。夜晚回到花蓮家中,媽媽罕見地給剛踏入家門的我一個擁抱,她在電視裡看到我在場內被抓走、哭泣、嘶吼,只想給我個溫暖。對於台東出生、長大的媽媽來說,那片沙灘是她與家人兒時的記憶,每當坐著碰跳的客運越過中華大橋,就知道離杉原不遠了,從黑白相片裡我看見燦爛笑容與玩耍後的意猶未盡,也因此童年的我也曾去那露營、與海相處。坦白說,反美麗灣的我確實存有私心,貪圖將這一片美好山海留給下一代及下一代;為了這樣的貪心,我們只能繼續努力。

藝人反反反

環評決戰的台東現場舞台上,帶著口罩、鴨舌帽的少年一起獻唱「我在那邊唱」時,現場一陣驚呼,因為他來了,而且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站到台上去。

Suming,舒米恩。一個來自台東都蘭部落,帶著理想與音樂的年輕人,卻也背負著守護東海岸的命運。「看到Suming就知道他要拆美麗灣啦!」雖然屢屢獲獎,成為新一代原住民偶像歌手,卻總是無役不與地出現在各種捍衛東海岸的場合。

去年底的搶救杉原記者會中,他選擇用一個部落外出工作的青年發言:「那是我們的家!為什麼東海岸要蓋財團的飯店,而不是用阿美族達魯岸蓋的小巨蛋!」、「有人知道花蓮鹽寮遠雄海洋公園其實也是一個部落嗎?當年這些族人沒有抵抗,最後什麼都不剩...」演出總是語帶詼諧的舒米恩用難得悲憤地語氣講出部落青年的辛酸。

接獲總統頒發的金曲獎時,他說:「投資原住民就是投資績優股。」第一次站上小巨蛋的舞台,他在一首歌的時間內,帶著部落的弟弟們,秀出「核電歸零」的貼紙與「拆拆拆沒力灣」的毛巾;Suming說:「可能是因為名字吧!守護台灣的土地就是他的宿命。」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